奇怪的枕头

这几年经济不景气,很多人的失业或者冻薪,但是老公的公司搞高科技搞得

不错,每年都赚很多钱,因此反而略有加薪,临近年尾,公司还搞了一个鸡尾酒

晚会,邀请所有员工携眷参加。

老公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同时又是他们公司的高层,一定要我打扮得漂漂亮

亮赴会。所以今天我已下班回来就早早沖凉,挑了一件比较「闪」的窄身吊带晚

礼服,准备用来赴会。天气寒冷,我沒有理由穿高跟凉鞋,所以挑了一对绒面尖

头高跟鞋,再挑了一双在SOGO买的黑色包芯绢丝丝袜搭配。这样,外加一件

羊毛披肩,我自己照镜都觉得自己很有韵味,很有光彩。

其实我和我老公这几年感情都相当淡,我三十出头,需要自然多些,但无论

怎样打扮和暗示都挑不起他的兴趣,很多时候只是例行公事,他似乎对高科技产

品的兴趣比我还大,每天回来挂在网上直到深夜,我现在也沒有兴趣挑逗他了,

两个人之间都是那种柴米油盐夫妻而已,所以很久都沒有刻意去打扮成为贵妇。

不过外人都说我天资好,生来就很有淑女的味道,即使不用什么打扮看上去也很

舒服,我也省得向我们公司的师奶同事那样天天围着各种化妆品讨论过喋喋不休

7点,老公开着那部97年雅阁来接我,催我匆匆上车,也不多看我一眼,

急急忙忙开去湾仔君悦酒店,好在我都习惯了这种态度,也不多说话。去到酒店

,就会已经开始,好像公司高层都讲完话了,老公为迟到对大家说抱歉以后开始

活跃起来,介绍我给他的同事认识,初次见面,他们开口第一句话往往就是称赞

我老公好福气,娶了一个又美丽又高贵的女子做老婆,老公自然很得意,我不熟

悉这些人,一番寒喧以后就拿着一杯「哭泣玛丽」走到大厅的角落找个位置坐下

独处。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带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高高瘦瘦,三十岁左右的

男人,他微笑着望着周围来来往往互相寒暄的人,并沒有参与其中。见我坐下,

礼貌性地欠了欠身子,琱]点头示好。

周围的人热烈谈笑,剩下我和他在角落独自沉默,的确比较尴尬,他首先打

破了沉默,轻声轻语地自我介绍他叫TONY,我也自我介绍说我叫Susan,然

后他说他为人比较沉静,在这么多人中穿来穿去好像蝴蝶扑花似的跟大家聊不是

很习惯,所以躲到这里来,我笑着说我又何尝不是。于是我们有一句沒一句地谈

起来,感觉上这个人很好人,很斯文,虽然不是那种英俊潇洒令人倾心的人,但

是个人的印象很好,很舒服。不过女性的直觉告诉我,他的眼睛并不是很安分,

我仔细看看自己,穿着晚礼服的身体曲缐的确比较诱人,但是在羊毛披肩的掩护

下遮得严严实实,并沒有什么不妥,再仔细留意一下他的延伸,原来正在盯住我

的脚欣赏。

我今天穿得比较密实,只有穿着高跟鞋的脚裸露在空气中,我的脚本来就很

好看,高跟鞋的鞋形也很优雅,加上在明亮光缐下泛着肉光的黑色水晶丝袜,我

自己都觉得很有美感。他这样看着我的脚,我既有一点不安又有一点兴奋。要是

其他「色友」看到我肯定将脚收回在裙底下,但是对着这个令人有好感的「好好

先生」我却反倒很放心,很开心地继续维持我的坐姿。我们好像彼此都知道对方

的心意,一个继续看,一个保持原样,这样愉快的聊下去,我看再谈多两小时都

沒有问题。

忽然老公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了出来,见到我就埋怨我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但是当他一看到TONY就很兴奋,说TONY原来在这里,害得他到处想找

TONY打招唿找不着,还向我大声介绍说:「TONY,我们的CEO(作者註

:首席执行官)」原来他就是老公的顶头上司?我有些诧异,但是TONY一把

按住老公,笑着叫他不要这么大声,老公这才回復常态说:「哦,Sorry,我忘

了说,TONY其实为人很低调的。」于是老公又花了一番唇舌介绍我给TON

Y认识,和其他人不同,TONY沒有说我老公好福气,而仅仅说我是一个很有

气质的人。我老公很快又给其他人拉走聊天去了,剩下我和TONY继续聊天,

TONY忽然笑了笑,说有我这么一个人,不仅是我老公的福气,其他人都有福

气,因为我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很成熟文雅,恨我想出是一件很愉快的事。虽然

平时听到很多人说我漂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出自TONY的口,我觉得很真

诚,很令我高兴。

晚会的高潮其实也沒有什么特別,都是平时常见的抽奖,TONY上台代表

公司感谢员工的辛勤工作,抽出大奖以资鼓励。一等奖是高级音响,价值上万元

的,其馀的奖包括健康用品和家庭用品等,都是比较高贵的名牌货,我老公也走

运,被TONY抽到,中了两套一对装的磁性保健枕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

得TONY有些奇怪,其他人被他抽中的时候,他总会把写着名字的字条象徵性

反过来让大家看看,以示公正,虽然明知大家离他站的地方很远,但总记得给大

家一个交待,但是轮到我老公被抽中的时候,却沒有这样做,不过我老公中的都

不是重要奖,也沒有什么人计较了。

回家以后,老公说他今天很累,要先洗澡上床睡觉,我也由得他,他洗完澡

以后很快就回到房间,拿出其中一套磁性保健枕头,有点欢喜对我说正派上用场

,看能不能促进睡眠效果减少疲劳,然后拿走我们原来的那两个枕头,换上新枕

头以后就蒙头大睡了。我看了一会儿电视,也有点睏了,决定再洗一个澡以后就

睡觉。

当热水从花洒喷出来射到我乳头和阴部的时候,我觉得很痒,慢慢来了感觉

,一边欣赏着自己相当细腻完美的皮肤,一边搓着自己的敏感部位。很舒服。快

乐的感觉好像被压抑的火山,一旦爆发的话沒有到达不到的边际,鲜嫩的乳头正

在不断充血,越来越显得娇艷,忽然脑海里面出现了TONY那副斯斯文文甚至

有点害羞的样子,幻想着他赤裸着身子从后面抱住我,一只手从后面轻轻搓着我

的乳房,一只手滑落到我的股间轻轻抚摸着,令我开始呻吟,然后他在我的耳边

吹着气,轻轻说着:「我很喜欢你这样的淑女,我喜欢和你享受这种很温柔的滋

味。」然后他转到前面来,扶正分身,慢慢地,轻轻地,插了进来,很暖,很温

柔,我陶醉了……

忽然觉得水温有点热,我这才清醒过来,回忆起刚才那副的幻想,有点脸红

,但是有很兴奋,我不是那种放荡的女人,我也不喜欢新婚时看多了三级片的老

公那种狂野的抽插,我喜欢的事就像刚才的幻想中TONY那种温柔,慢慢来的

感觉,即使只有一点的温柔,我也足够了,可惜我现在什么都沒有……噢,不想

了。我赶紧查擦干净身子,拿风筒吹干头髮,换了件睡衣回房间睡觉。

刚进房间就觉得有点不妥,嗯,不习惯吧,我老公平时熟悉的打鼾声沒了,

一切静得出奇。忽然从背后有人偷吻了我的脖子,一双手紧紧将我抱住。我吓得

惊叫起来,老公的声音从耳边响起:「老婆,不要怕,是我呀,你那个心肝宝贝

老公啊。」说完他又轻轻从脖子小心翼翼吻到我的面颊,吻到我的耳朵,还不断

地轻轻吹气。我惊魂未定,心有馀悸说:「你搞什么鬼?不是睡了么?」老公一

只手已经突破我的上身防缐,熘进我宽大的睡衣中游荡了,一边还在我耳边吹气

说:「唿,我睡不着觉,那个枕头令我越睡约有精神,想起你今天晚上简直是美

艷绝伦,高贵动人,有雅妩媚……唿,我好爱你啊,心肝老婆,唿……」

老公的行为温柔得让我有点不敢相信,平时他提枪上马好像郭靖打降龙十八

掌般唿啦啦地打完算数,也不见得特別威勐持久,纯属例行公事。今天他的表现

……我这个人最怕这种对待,他一吹气,再轻轻一吻我的面颊,我已经心晃神摇

,再加上他慢慢地一拉我的睡衣腰带,令睡衣轻轻滑落地上,然后浑身一摸,我

就浑身酥软,鬼使神差地回头跟他热吻起来,倒在床上互相缠绵。

平时都不觉得大床特別好,但是今天觉得大床真柔软,老公的诘问技巧也比

平时好得多,舌头一绕,一吸,一吮,就好像把我的魂魄都吸了似的。他的双手

也出奇地柔和,好像两团棉花在我的身上滑来滑去,我的身体都给他滑得浑身酥

软,不自觉地跟他的身体摩擦着。忽然房间亮了,我习惯性从旁边拉起一角棉被

盖住上身,忽然听见老公说:「老婆,不要啊,我想看看你身体还是不是像以前

那样光滑,我开灯就是想欣赏一下。」我定睛看着她,觉得非常奇怪,以前这个

小坏蛋和我都是关了灯以后做的,平时我也算穿得保守,偶尔买两套情趣内衣在

他上床以前故意亮给他看看,以便增加点情趣,他也只是笑笑,关了灯以后照样

做,最多在被窝里头称赞一下内衣款式不错,从来沒有像今天这样玩得这样兴趣

大发,也罢,他高兴,就由得他吧,我也不是很有「性致」吗?我抓紧被角的手

就被老公移开,在光亮中给人看毕竟我还沒有习惯,看到我老公一脸的渴求,我

脸上有点热,赶紧闭上眼睛,不看老公那副贪婪的眼神。忽然又想看看自己是不

是真的那样吸引老公,我又偷偷睁开眼扫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虽然结婚多年,但

是保养还算做得很不错,乳房圆得很匀称,还有小蛮腰,双腿还是以前那样修长

,老实说,除去足以迷死很多人的了,但结婚老公一直沒有怎么认真称赞过,现

在倒好,变得这么需要,我心里也好受好多。

看来今天老公真得很兴奋,双手挫着我的乳房,手势时轻时重,又用嘴把我

从头吻到下部,我的反应已经被挑起来,喉咙很自然的发出 "嗯嗯"的声音,

双手自然地抱住老公的头,下意识地往胸部按下去,感觉真好,要是老公天天都

这样对我,我情愿每天晚上把他的头当作毛公仔抱在胸前。

我们在床上磙来磙去,双方的的气息都变得急速起来,老公已经将兴趣放在

我的大腿上,他来来回回将我两条腿磨了好几遍,还不时舔一舔我的大腿内侧,

我上身空虚,趁着老公搂住我双腿抚摸的时候,用双手揉压自己的乳房。只觉得

室内很静,只有我们俩沉重的唿吸声和老公的吻我大腿时发出的响声。忽然老公

停住了活动,一把凑过来我的耳边说:「老婆,我今天晚上好兴奋,想玩一下新

花样,你说好不好?」我正在兴头,心里爱得老公不得了,他这样停下来令我变

得着急起来,唉,这个坏蛋,今天晚上真会捣弄,也好,看他出什么新花样。

我把头转过去不看他,故作生气地说:「搞什么新花样,你开灯还玩不够吗

?我可不跟你玩SM,要玩,你自己玩去。老公又凑过来我耳边急急地说:「不

是不是,老婆大人身体这么高贵,我怎么敢玩SM,我只不过想你穿着衣服让我

好好爱一爱。求求你啦,老婆大人,你今天穿得这么高贵,搞到我神魂颠倒啊,

你就顺我一次啦,顺我一次啦。」

结了婚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老公说「神魂颠倒」这四个字,我心里美

极了,印象中这四个字他求婚的时候说过,那是是因为这四个字,也沒有想很多

,很愉快就答应了她的求婚,现在再次听到这四个字,我也不跟他玩嘴皮了,于

是我就软软倒在他怀中低声说:「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老公见我这样说,也知道十有八九成了,满脸欢喜地说:「其实,我只是想

你穿回今天晚上你穿的全套衣服,然后跟你做爱,我觉得你穿着晚礼服的样子很

靓啊。」

唉,很久以前也跟老公买过成人彩碟回来看过,家里刚上网的时候也看过老

公下载过的文章,这些都不外乎是穿着制服的教师护士被强姦的情节,那是还笑

搞成人题材的是不是江郎才盡了,都搞这些制服把戏,不过现在老公要玩制服,

我也无所谓,而且暗地里还挺开心的,女孩子打扮,一半是为了自己高兴,一半

是为了人家注意,但是我们这些女人打扮,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老公欢喜?沒有什

么好说的,我就爬起来,从衣柜里面拿出那件窄身吊带晚礼服穿上。性慾被老公

调起来了,就想快点回到床上跟他缠绵,所以我也穿得很急,到了准备在背后拉

拉链的时候,老公在背后抱出我,将头枕在我的肩膀上,一只手按着我的胸部抚

摸,一只手帮我拉好拉链。我满心欢喜回过头去,准备拉他上床,忽然他说:「

老婆,还差丝袜和高跟鞋啊,你那双美腿跟今天你穿的那对黑色丝袜相衬,简直

就是熠熠生辉啊。还有,你那对高跟鞋又性感又庄重,穿在你脚上,实在美妙啊

!」

我从来沒有想过我老公除了想他的工作以外会想这么多鬼东西,要是平时早

就质问他是不是看三级片看多了,但是现在看着他轻声软气地说,句句说在我的

心坎上,我也句句依他罢了。

于是我又重新穿上那对袜根雕着荷花厘士的黑色丝袜,然后把那对绒面尖头

高跟鞋套上。今天我老公真是好有性致,当我穿丝袜将袜根往上拉的时候,他的

嘴就随着一直吻上大腿根,而且双手不断地摸我。

我也从来沒有是过这种体验,在老公的带动下,丝袜的触感穿过我娇嫩的皮

肤,那种感觉很柔顺,加上老公的手彷彿带了电似的,摸到哪里我哪里就兴奋起

来,有种又痒又激动地感觉,我知道我下部已经很湿润了,但又不敢正眼看那里

,因为偶尔看到老公津津有味地抱着我的大腿像品嚐美味似的享受着奇怪的性爱

,我自己就有点不好意思,这种感觉很难用口来形容,本来结婚这么多年,什么

禁忌都沒有了。

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又有点害羞,彷彿我在偷情,而老公也不是我的老公

……老公不是我老公……老公不是老公……老公是什么,我有点昏了头脑,而在

兴奋中,不知不觉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人……

是他!?那个今天晚上才认识的TONY?不知不觉我已经将他代进老公现

在身体中,心里面现在吻我的是他,而不是我以前那个木头老公,有什么关系呢

?无论是他,还是我老公,只要有人像现在这样,真心真意对我,愿意认认真真

地跟我做爱,我也会心甘情愿任了他。但是现在我已经不能像太多,因为老公已

经把我推到在床上,撩起我的裙子,把我的双腿架在他的肩膀上,深吸一口气,

慢慢将他的分身一点一点插了进来,我的下部突然像被一根温润有力的管子充实

了,这根管子不像铁管,因为太硬只会令我一开始有点痛楚,但这根管子又不是

软管,因为它柔中带钢。我从来沒有发觉老公的宝贝居然会这样好,那种慢慢地

深入令我满足极了,双腿不由得夹紧老公的脖子,老公可能觉得不舒服,用双手

托着我的腿,顺便抚摸着脚髁,穿着气说:「老婆,你喘气丝袜来,真是性感成

熟啊,你看看,你的脚真性感。」

由于晚礼服被撩起,我的整双大腿都完美无瑕地暴露在视缐中,我也清楚透

过壁灯,看到丝袜上透着丝丝肉光,的确很好看。以前我都是为了套裙工作或者

公共活动而穿黑色丝袜,从来都沒有注意过原来腿上裹了丝袜也可以这么性感,

现在总算给老公发掘出来了。

一旦掩盖在黑色晚礼服下面的慾望被撩起,是沒有办法令它被压抑的,就像

瓶中的精灵,总要满足主人的三个愿望才能自由。我现在也一样,只能满足老公

,看到老公极度的兴奋和满足才能自我得到满足。我紧密地配合老公的抽插,彷

彿那是一生俱来的乐趣,性的激动不断地在燃烧,肉壁和肉棒的紧密结合令我们

彷彿有燃烧不进的精力,乐此不疲的重复着单一的动作,单一的呻吟,单一的喘

气,但是这种单一确有那么富有趣味。我们的热情随着老公双手逐渐抚摸到我的

大腿根而推向极限,进而释放、爆发、蓬勃涌来的爱浪彷彿从沉睡多年的大地里

持续迸发而出,每当一波接一波的爱浪射出时,我和他都忍不住会发出一声声极

乐的呻吟。直到他的精液完完全全地充满我的体内,他才重重道在我身上,紧紧

抱着我,而我就变成了一个幸福的小女人,枕着他的胸膛,扭捏地继续用双脚摩

擦着他的腿,维持这种亲密的温热。

紧密后的老公昏昏入睡,我却还有一丝精神,脱去身上的晚礼服和高跟鞋后

,本来还想脱掉丝袜,但是刚才腿上那种奇妙的感觉还似乎残留着,我也沒有什

么力气了,倒在床上,也就懒得脱。还不能睡着,反反覆覆地想着刚才的一切,

觉得疯狂得不可思议,但又十分喜欢。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激情的地方,总是

不知不觉将TONY的样子代进老公的身上,有种很奇妙的感觉,觉得自己喜欢

做的不是老公,而是TONY,那副温柔的神态,亲密的动作,彷彿已经令我一

见倾心。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只是觉得今晚我是一个偷情的女人,但是

偷得却非常理直气壮,彷彿是以前的老公对不起我……

朦胧中,我枕着今晚赢回来的枕头,迷迷煳煳地睡着了,依稀中,梦里我变

成了老师,带着黑色的眼镜,穿着纯白而透明的衬衣和短裙,佩着白色的丝袜和

高跟鞋,在一间教室里,TONY就穿着学生制服乖乖地坐着,我走近他,对他

嫣然一笑:「TONY同学真乖,让老师好好奖励你。」然后在他面前慢慢宽衣

解带,全身上下只剩下透明的雕花文胸、丝袜和高跟鞋,然后就跟他赫然在教室

的讲台上做了起来,爱液一滴一滴,地在地上,他的男根着实佔领了我,让我心

甘情愿地在他面前发出愉快的呻吟,仰着头让他吻我身上的每一寸……

然后我有迷迷煳煳地彷彿到了另一个梦境,发觉自己穿着蓝色的空姐制服和

黑色丝袜,登上一架波音客机,机上正广播着「这趟客机是从美国飞往台湾的」

,我来到TONY面前问:「先生,你要什么?」他微笑着抬起头来,深邃的眼

睛带着温暖的,很斯文地说:「小姐,我要你的人奶」。于是,广播换成了低声

吟唱的蓝调,我被TONY很小心地一点一点脱去制服,然后躺在乘客座位上,

任由TONY抬起我的双脚,用舌尖舔着我丝袜里的脚趾头,一根火热的男根瞬

间令我满足……

最后我梦见自己穿着和服端坐在东京的大屋里面,赤身裸体的TONY走了

进来,后面跟着爬的是我老公,我看也沒有看我老公一眼,亲亲热热地碎步挪到

TONY面前,毕恭毕敬地含住TONY的男根……后来他又脱下我的和服,露

出里面晶莹、通透的水晶肉色丝袜,那根男根就像籐一样,忽然不断变长,仅仅

在我身上绕了几圈,深深插入下部,我在昔日的老公面前甜甜蜜蜜地跟TONY

吻在一起……

朦朦胧胧睡了不知多久,天就亮了,老公依然照旧早早爬起来,就嚮往前一

样匆匆忙忙梳洗一番,跟我也不打什么招唿,简单说了一句「今天我上大陆看货

,后天才能回家」就走了。一切就跟平日沒有什么不同,昨夜的激情早已烟消云

散,彷彿片刻的温馨只是一种精神自慰的幻觉,我有些痴呆,懒懒爬起来,一边

将面包放进面包机内,一边不紧不慢打理一番,好几次对着大镜打量自己,虽然

面上跟平时沒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心里总觉得比平日漂亮,微笑起来都有味道,

一种埋藏在心里很久的优游和幸福又浮上心头,那时很多年前的感觉了,那时新

婚,依偎在老公怀里,任由他动手,听着山盟海誓的说话,就有着这种美好的感

觉……很多年了,人会改变的,老公变了,我也变了,尽管自认依然美丽,但是

那份沉淀了的感觉不是可以轻易找回来的,究竟今天为什么突然又浮上心头呢?

我心里隐约浮现出一个人——TONY,但是自己都不敢想像下去,我觉得

这个世界上存在一见锺情,当年我老公都说是对我一见锺情,但是如果结了婚的

人随便一见锺情,会出现什么后果?我不知道自己能可以保持理智多久,但是至

少现在我可以不去想他。但是我非常奇怪,为什么仅仅是见了一面,我就对他印

象如此深刻,为什么昨晚老公判若两人,为什么我会有那些梦?好像一对赢回来

的枕头,改变了我的一切,枕头……

我冲进房间把那两个枕头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很普通的磁性枕头,跟我在平

日在百货公司看到的沒有什么两样,包装是绝对新净的,沒有任何做过手脚的痕

迹。我多心了吧?愣了一阵,我自己都哑然失笑,坐在床上,拿起那件昨夜沾有

老公精液的晚礼服,随手拾起一只高跟鞋,陷入沉思。

那天我上班迟到了,不过公司规定一个月有两次迟到不扣钱的机会,所以也

沒有在意,上午工作起来心神有点恍惚,反正到了年尾,手头上的工作十有八九

都做完了,剩下的多数是例行公事的总结,刚好还有半日年假,为了散散心,我

顺便向上司批了那半日年假,下午熘回家搞搞卫生看看书,偷得浮生半日闲。

无所事事过了大半个下午,5点多,门铃忽然响了,打开一看,原来是个送

包裹的,以前老公一向都有参加什么电子竞投拍卖的,我很习惯以为又是老公买

了什么电脑配件或者音像设备,接过包裹来一看,才发觉上面写着是自己收的,

很是意外,但免得送包裹的人久等,签收了以后再把包裹拿过来细看。

关上门后,认真看了一下落款,发现上面竟然简单写着「TONY」,我心

里马上感到即将有事发生,不由得紧张起来,连拆包裹都有些抖擞,拆开以后,

发觉是一个包装成为心型的礼盒,我心里已经有数了。本来我应该马上将它扔出

门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很有兴趣继续拆下去。当礼盒拆开以后,一对包

装华美的肉色水晶丝袜和一对绊带尖头黑色高跟鞋赫然展露在我眼前,还附有一

封信,信上写着:「如果觉得昨夜的温馨是你应有的生活,如果还回味昨夜的春

梦,今晚7点半,丽晶酒店1026。」

我竭力想像一个普通的已婚妇女接到这样的信以后的反应,她应该惊慌失措

,不知如何是好,拼命猜想那个男人是怎样知道自己的秘密,又或者是疑神疑鬼

,认为自己对信的内容神经过敏,认为眼前的都不是真实的……总之,她至少应

该呆在那里唸唸有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然而,我沒有,我沒有丝毫的意外,我不知道自己怎养可以这样镇定,彷彿

我早已预感到都是那对奇怪的枕头藏着不为人知晓的秘密,彷彿我已经跟TON

Y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我现在只是很简单地得出答案:那对枕头的确是TON

Y安排的,昨夜的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尽管我不知道他怎样做到。

霎时间我感到自己成了失贞的妇人,尽管TONY的肉体至今从头到脚沒有

碰过我,但是昨夜他已在精神上彻彻底底地佔有了我身体和精神的每一寸地方,

有意思的是,我对此不但沒有半点痛苦,沒有半点对不起我老公的内疚,是否多

年的夫妻,只是生活上的简单需要,而真正的感情早已失落?我现在镇静得要命

,甚至想起今晚的幽会,竟然生出莫名的兴奋和期待。脑海里出现的,是昨夜的

种种激情片断,还有对今夜被他拥吻着暱语的渴望。

……

我已经忽略了从5点多到7点半这段时间里面的记忆,或许这段记忆跟现

在7点半的场景比起来毫不重要,其中的挑衣服,打的士,进入丽晶酒店1026

房,跟TONY打招唿,喝红酒,烛光晚餐等等,都可以用一个省略号一笔带过

。我现在,就在丽晶酒店1026房里面,眼前,TONY穿着考究的西装,带着

那副真诚而腼腆的笑容,喝着红酒,那副淡淡的眼神彷彿已经把我看穿,从头到

脚佔有了我,然而那种佔有又是那么充实,温暖。我穿着吊带露半胸的厘士短裙

倚坐在房间那宽大的双人床边,等待着他的动作。

然而他并不急于行动,只是和我谈天说地,彷彿老友相会,好一会儿,才谈

到昨天的那对枕头,他瞇着眼睛说:「坦白来说,你知道么,那对枕头是有催眠

魔法的,我能令它改变你的想法,改变你对任何人的感情,当然,我不会令它伤

害你,或许你已经感觉到昨晚的不寻常了吧?」

我凝视着他问:「那么,你有沒有令我对你一见锺情?」

他的眼光乡欣赏艺术品似的落在我身上良久,才慢慢地说:「瞧,你不是来

了吗?」

这一刻我无话好说,我俩都沉默了。良久,他忽然说:「不喜欢我送的礼物

么?」

我笑了,悠悠拉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他送的丝袜和高跟鞋,慢慢随着室内

绕樑的蓝调音乐脱出露趾高跟凉鞋,很小心地往腿上套上丝袜,一点一点拉高,

拉到膝部,调整丝袜的松紧,然后继续往上拉,最后,用吊袜带繫好。然后轻轻

把高跟鞋合在脚上,帮好带子。

这时候我觉得自己正在享受着做一个性感贵妇的喜悦,彷彿这一切就像是伺

候真正的老公所应该做的,就在这一刻,我真正感受到自己妩媚的一面,我觉得

自己,真得很女人。

TONY笑了,走到我身边坐在床上,一股沉重的男人气息随即扑鼻而来,

他的一只手搂住我,我也顺势一位在他怀里,沒有一丝的不自然,反而感到淡淡

的喜悦,就像贤淑的妻子在丈夫怀里享受新婚的喜悦,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

种感觉,本来我应该充满偷情的罪恶感,急不及待地跟TONY云雨一番才是,

但是现在我很安定地享受着这一刻,听着他在我耳边悄悄说:「你知道吗,那对

枕头附了我的力量,你昨晚脑子里想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回头盯着他说:「我不管是不是真的,不管你怎样走进我老公的身体,也

不管你怎样走进我的梦境,我只想问一句,你以后会好好对我么?」

他又笑了:「那我反问你一句,如果我对你好,你是不是一生一世对我好?

我们俩都不说话了,沉默良久,忽然我俩都笑了起来,他的手顺势在我的大

腿上摸了起来,还一边摸一边吻着我的脸颊说:「真性感啊。」

我动情了,任由他从脸颊吻到脖子,从脖子吻到胸部,他一路吻下去,我喉

咙里也自然发出舒服的喉音。我不由得紧紧搂住他,跟他两舌相交,热吻起来。

一旦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里面所释放出来的东西,多得储户任何人的想像

,热吻中,我俩都坐到床中央,我的双腿搭在他的腿上,紧紧地夹着他的腰,他

以热烈搓动我的乳房回应我的热情,那对温暖的大手,隔着丝绸料子的布料传到

我的胸部,感觉特別甜美。他的手一时捏,一时摸,一时搓,一时挤……简单的

接触变幻成为万千的花式,带给我一浪一浪的愉快。渐渐地,他分出一只手来,

轻轻地抚摸我穿着丝袜的大腿,水晶丝袜的顺滑令他的手势变得变得飘忽,我承

认,那是一种很奇怪的触感,但是我很喜欢。

他似乎是我天生的欢喜冤家,明明我身上已经有好几个地方顺他意了,他似

乎还不满足,继续开发我的敏感部位。吻着吻着,他忽然掀起了我的吊带裙,赤

身裸体的我赫然展露在他面前,那副因为今晚而特意不受文胸拘束的乳房一下子

就映入他的眼帘,虽然我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这时候,女人的本性令我立即用双

手遮住乳房。

TONY并沒有马上分开我的双手,只是停了下来,端详了我一会儿,沉沒

以后忽然说:「你在颤抖。」我瞧瞧自己,发现身体的确抖得厉害,分不清那是

兴奋还是紧张。他一把抱我在怀里,喃喃说:「不用怕,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

会好的……」嘴唇又吻到了我肩上。

我在他怀中轻轻抽泣着,心里沒有对不起老公的内疚,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

轻松,很多年了,寻找这种快乐和温馨很多年了,都沒有得到,关系上最亲的人

沒有给我,一个先前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却给了我,我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实年龄

,不知道他有什么爱好,却由他开发我的身体,进而佔有,而我却彻底接受这种

佔有。

终于,我护着乳房的手终于松开,让他在上面玩赏,我的内裤被他脱下,手

指探入了下身,就这样,我的所有敏感部位都被他解放,被他佔有,我也毫无顾

忌地在他面前呻吟,任由他的双手上下抚摸,任由他炽热的嘴唇吻遍身上每个角

落,任由他将我扳倒在床上,把我的双腿架在肩上,津津有味地舔着我的高跟鞋

,我的脚……

当我真正失贞的时候,我的感受特別清楚。我感觉到他的分身已经对准我下

面,即使沒有插入,但是对分身的逐渐逼近的感觉已经一丝一丝从下面传上心头

,当分身接触到我的一瞬间,我下面已经像触电那样,我不由得咬住嘴唇,手也

不禁握成了拳头。天,他的侵入不是单从分身而来,双手也同时摸到了我的大腿

根,那时我最敏感的地方!我开始有点恍惚,在恍惚中,「嗤」,明明沒有响声

,但我已经感觉到分身进入肉壁的声音,可能使我的肉壁太紧了,当分身在里面

慢慢地,一点一点前进,一时间有稍微退缩的时候,那种充实感撑着我,好满足

,好满足。进入的感觉跟我老公昨晚进入的感觉何其相似,都是在坚硬中带着温

柔,不痛,但很结实,

当他开始慢慢抽动的时候,那种完满愉快的感觉更加强了,我就像坐在轻波

荡漾的船上,一颠一颠,一时间被他举上了浪峰,随即又被他带入深深的谷底。

看着架在他双肩上的双腿晃荡着,高跟鞋早已松动,一只脱了脚跟,但挂在脚尖

的高跟鞋摇晃得特別厉害,好像要掉下来,却沒有掉下来,心里那份淑女加妓女

,贵妇加女奴的感觉更加明显,也更加令我有种奇怪的兴奋,促使我更加努力地

迎合他的抽动,两人一来一回的默契令下面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汗水,悄

悄佈满了我俩的身躯。

可能坚持了很久吧,但又可能只有一秒钟,谁知道呢,快乐是一样很奇妙的

东西,你抓不住它的准确时间定值,只能感觉到它的宝贵,我希望他马上射在我

里面,让我享受那种忘形的快乐,但又希望他不要这么快就射,让我俩维繫这一

刻的时光。我只能感到分身越来越热,热得像火棒,下面所感受到的刺激也越来

越大。我在摇晃中疲惫,但又奋力紧紧跟随他的节奏,摇啊摇,我俩结合得越来

越紧密了,紧密了……

在摇晃抽动中,我俩的喜悦已经到达了极点,当那条火龙在峡谷里面喷射出

万度火焰的时候,峡谷也为之颤抖,来吧,让我高潮时流出的爱液湿透你的分身

吧。我用盡全身的力气,拼命的扭动着腰肢,迎合TONY的射精,那几下摇荡

,我俩的灵魂也彷彿出了窍,我看着他一边一颤一颤地射着,一边慢慢闭起了双

眼,那只挂在脚尖的高跟鞋,就在这时候,随着我脚趾头一阵肉紧的收缩,掉了

下来……

高潮过后,我俩依然沒有分开,他的分身依然插在我里面,我觉得那是一种

示威,一种要我臣服的象徵,有什么所谓呢?我不就是喜欢这种臣服吗?就任由

他插在里面吧。此刻,他的胸膛压在我身上,我俩的汗水混为一体,也顾不了那

么多了,我俩笑着,看着,吻着,就像久別重逢的夫妇。沒有多久,累了,我俩

都睡在一起了。今夜特別宁静,两个人,一床倍,睡得特別香甜……

清晨的时候,他开着平治送我回家,看着自己身上还穿着昨天他送的丝袜和

高跟鞋,我心里一阵异样,说不出那种感觉混合了什么滋味,总之那种身为人妻

被他俘虏的感觉很奇妙,甚至有些自豪的喜悦。嗯,不想那么多了,转过头来问

他:「以后我们怎么办?」他笑了笑,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的说:「为什么不

来我的公司做我的助理呢?这样你和你老公相处的时间不是长了吗?他还会担心

你在外会有什么事吗?」我佯装嗔怒地打了他一拳:「你很像我天天对着我老公

吗?」他忽然把车停在路边,把头靠过来神秘一笑:「老实说,你老公在外边跑

的时间比在办公室多十倍,而且公司的同事都知道我的习惯,就是如果沒有我批

准,任何人都不得进来我的办公室,包括我的秘书,平时我都是在办公室内思考

,制定计划,只有星期五才跟其他人见面,讨论计划进度的,也就是,一星期起

码有四天都沒有人骚扰我,除非是有大客户想见我而预约。也就是说,一星期里

有四天,你在我办公室里面……」

我又打了他一拳:「想得美,你给多少工资我?」他说:「随便,反正现在

给多少钱无所谓,等到过一段时间你给你老公离婚,你还不是我的全职免费女佣

?!」……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3.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