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嫖妓开始的大学生活

两千年2936次火车算是阜新到沈阳最慢的火车了,也是最便宜的,现在早已经被K字头代替了,程大雕坐的屁股都发硬了,可是他不敢挪动一下。因为他妈妈坐在身边,当程大雕妈妈坐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是从来不敢乱动的。程大雕的妈妈是个很能干的女人,父亲死得早,全靠会木工的妈妈养活的他。母亲很少说话,留着短发,黑黑的,很强壮,小时候的母亲是很美的,很爱笑,只是后来一点点变成了这个样子。

「欢迎来的全国最慢的火车,现在我给大家推荐一种最新的亚麻袜子,它耐磨、防臭、还耐用,下面我给大家演示一下……」一个列车销售员熟练的讲解这一双神奇的袜子,袜子挂在行李架子上可以挂住一个人,打火机烧不着,可以用铁刷子刷,程大雕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袜子,但是价钱也贵的要命,十五两双,十五元差不多够他高中时候在食堂吃四天了。

可是妈妈还是给他买了两双,因为他脚上的那双实在太旧了,虽然没有破,但是也是爸爸留下来的,显得很土。

「上大学了,好好上学,别丧良心。」妈妈说道,别丧良心,这是妈妈最经常说的话,程大雕点点头,把袜子放进自己的军挎里,不知道为什么军挎这两年非常流行,但是对于程大雕来说,没什么,他一直背着,这只是他唯一一个没有的补丁的军挎。

沈阳大学的接站车,是一个新款的黄海旅游大巴,程大雕还是第一次坐这种高档旅游大巴,带空调,寻了座位便坐了下来,感受着上边吹下来的凉风说不出舒服。

「程大雕」一个淡淡的声音说道。

「马清凌」程大雕惊诧的说道,身边居然是自己的同班同学,马清凌有点胖,稍微有点高原红,圆脸,但是因为眼睛比较大,又是双眼皮,看上去还是很顺眼,马尾辫修的很整齐。

「没想到你也到这个学校了,我以为就我自己了。」马清凌笑了一下说道。「嗯。」程大雕只是轻轻的嗯了一下子,这次高考自己没考好,特别是代数,自己的强项居然出现了低分,整个夏天他都感觉自己心里压了一块巨大的时候,母亲没有骂自己,只是知道考分的时候给他了一个嘴巴,所以程大雕每每提到沈阳大学都会本能的回避,他的梦想是东北大学,虽然都在沈阳,但是却天差地别。

马清凌看看程大雕又看看马清凌的母亲,显然是发现了什么,对两人礼貌的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了一个耳机,听起了音乐,程大雕不知道这个学习一直很好的女孩子为什么也考到了这个学校,不过他好像想起来,马清凌快高考时候好像是病了。

高校的生活就如此开始了,入校,学长带学生进寝室,然后军训开始,唯一起了波澜的便是同学互相介绍的时候程大雕的名字引起了一阵哄笑,程大雕的名字是爸爸给起的,本来是叫程大鹏的,可惜村里上户口本的那个操作员实在是天降奇才,不知道怎么居然写成了程大雕,不过还好都是鸟类,人家说要改回去需要买一条烟,家里最后还是没有把名字改回来,程大雕便带着这个名字到了大学。

……

「老六,你这名字太屌了,就因为这名字,还是你先来讲吧,讲讲你的初恋。」程大雕上铺的老三说道,程大雕因为上学早,所以一直是班里年龄最小的,寝室

因为军训没事情做,所以大家开始议论自己的初恋和高中时候的风花雪月,程大雕高中时候只是学习了,只有初中时候死去活来恋上过一个女生,而和那个女生唯一的接触便是和那个女生借书的时候无意中摸了人家的小手一下。「我就别讲了,高中时候我们学校主要以学习为主,所以我和我的初恋只是牵了牵手,再说我们那里也没你们这里开放。」程大雕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他连女生的手都没有签过,但是听寝室的同学的语气,六个人至少有四个人和女人上过床,老四更是床上老手,按他的意思,至少上过三个处女,而程大雕也上过一个女人,只是这个女人……是自己的表姐。

「哈哈,你果然就知道学习了,怪不得高中时候就是党员了,我可是听说班主任准备让你当班长了,因为新生中好像就你是党员。」老三继续说道。

……大家都没说话,因为大家都知道,老四也在研究班里的班长问题,只是老四不是党员,但是老四这几天帮着班主任跑前跑后,和班里的同学特别是女生的关系又好,又是沈阳当地人,所以当班长的唿声也很高。

程大雕也很想当班长,因为在他来认为,大学了,应该锻炼一下自己,能成

为班长也是好事,所以他也经常往老师办公室里跑,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都觉得

他不错,只是班主任开始时候还好,后来找老四办事的时候比较多起来。

老五是个贵州人,说话大家都很难听懂,那边的把女朋友叫做表妹,可是老

五没有表妹,加上老五长得实在是其貌不扬,大家对他的表妹也没有任何幻想,

所以很快也略过去了。

到了老四,老四先是清了清嗓子:「这样从我初中还是讲起,我初中在铁西

四中,学校很乱……」老四讲的很生动,几乎把所有人的故事都给盖了过去,即

便是老大也是一样,虽然老大很社会,老四先从初中的小清新,讲到高三的泼辣

学姐,又从青涩的初吻,到销魂的口交,程大雕觉得比高中时候偷偷去黄色录像

厅看黄色录像过瘾多了,老四讲的绘声绘色,讲完一次后,当老三、老二、老大

讲完之后又开始应大家要求讲起他的传奇故事,并且告诉大家怎么泡女人,怎么

骗各色的女人上床,上床后又怎么讨好女人等等,甚至把女生的每个部位,吻过

和抱过的反应讲出来,简直就是一个豪华的大学性教育套餐。

程大雕认真的听着,他身前好像过去无数各色各型的裸体美女,又好像看不

清面容,反正是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程大雕把蚊帐拉好,已经十二点了,老四虽然是口若悬河,但是还是讲的累

了,于是大家开始睡觉,程大雕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裤里,今天老四的故事实在

是太刺激了,他很像撸一管,但是大家都刚来,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老二你妈逼要撸去厕所,床要塌了。」老大叫道,老大的上铺是老二,大

家一阵哄笑,最后还是实在太困,都睡了,最后的最后也不知道老二撸成了没有,

还是真的去了厕所撸,反正不久老大的唿噜声就响了起来。

军训很快就结束了,各班级算是正式开学,上了一周的课,班级开始竞选班

干部,程大雕感觉自己越来越没希望成为班长了,但是他还是在竞选演讲上说自

己要竞选班长。结果可想而知,程大雕只得了两票,一票是自己的,另外一票应

该是老五的,因为老五和他关系还不错。

竞选完毕,程大雕觉得很没面子,直接走了出来,没想到被班主任叫到了办

公司:「你做学委吧,这个我可以任命。」导员很年轻,也很漂亮,比班上的那

些女生都好看多了,也就比自己大个四五岁,大学刚刚毕业,不能上课,只能先

做导员。

「算了吧,导员,我没选上就没选上,没事的,不过,我真的不想做学委了。」,

其实他不善言辞,学委他从小学一直做到高中,实在是做够了,导员在竞选之前

其实已经示意他竞选学委了,只是他实在是不想去竞选这个,他也觉得这个是别

人可怜自己。

最后他还是离开了导员办公室,导员最后说如果他愿意可以介绍他到系里的

学生会,不过最后也被程大雕拒绝了。

晚上的时候老四请班里的同学吃饭,饭后又单独请寝室人去唱歌:「老六,

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是哥真想做这个班长,再说,你是不知道其他班那帮混

蛋,你做了班长还真的罩不住,放心,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事就报我的名

字。」老四已经醉了,抱着程大雕说道。

程大雕从来没怪过老四,嘿嘿一笑,和老四干了一杯。

大家唱到了十二点多,学校早就关门了,老四说他根本就没想回去,直接叫

来一群小姐,让哥几个挑,老三和老二毫不客气的找了两个最好看的,老四显然

是熟人,一个年龄不大的女孩直接坐在了她的身边,老大说啥不干,说怕对象知

道,老五最后也找了一个个子最小的一个,最后在大家的催促下程大雕和老大也

找了各自觉得顺眼的。

这里的服务很到位,包夜八百,这可够程大雕两个月的生活费了,程大雕越来越觉得自己去竞选班长是一件多么傻逼的事情,看样子自己一辈子都是当学委的命了,各自去房间的时候老四给他们每人又叫了一瓶红牛,说和这个时间长,程大雕自然不在乎什么时间长的问题,只知道这饮料超级贵,他找的女孩很好看,单眼皮,但是却不丑,最主要身材和皮肤比较好,女孩服务很到位,帮着程大雕做了口活,甚至舔了屁眼,程大雕在做口活时候就射了,射到了女孩的嘴里,女孩还不在意,漱漱口,继续做,很快程大雕又立了起来。

「你的鸡巴好大。」

「我叫程大屌。」

「这名字好霸气,来吧,勐男,你是学生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

「呵呵,猜的,如果我还上学,我也是学生,啊……用力,……用力……」

年轻妓女拼命的叫着,程大雕用力的插着,程大雕做了三次,快凌晨时候抱着那个小姐睡了,等他醒了的时候都第二天八点多了。

大学的生活对比高中生活简直无比轻松,特别对于程大雕这种学霸来说,到了沈阳这个花花世界,于是他开始学着别的同学逃课,通宵、红警、打CS、然后砍千年,最后程大雕迷上了一种叫做传奇的游戏,几乎不能自拔。

不过还好,第一学期期末考试程大雕还是考了第三,第一是马清凌,班里的学委,回阜新的火车上程大雕和马清凌坐在一起,马清凌还是听着学习机放的音乐,看着读者,程大雕则是喝着红牛,每次包夜老四都会买红牛给大家分,寝室也放着一箱,所以程大雕走了时候拿了三瓶,给马清凌,马清凌没要,他只好自己喝。

寒假过得很没趣,初三的时候老四来了,带着老二老三,程大雕带着他们去吃血豆腐,和阜新酸汤子,但是最后还是老四付的钱,晚上老二请大家包的夜,第二天大家去洗浴中心睡的觉,程大雕掏的钱,晚上老四请大家唱歌,然后找小姐,老四一个劲夸阜新的小姐便宜,于是大家连着找了两天小姐,最后老四说要去找老大玩,程大雕没去,他怕老娘骂。

于是寒假就此结束了,程大雕和马清凌又一次坐着车回到了学校。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