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妻子

方文杰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老婆方婷还沒

在家,想到早上方婷说拉肚子,中午去医院看看。

怎么现在还沒回家心里焦急万分,那种对妻子的疼爱感觉让他焦急万分,

马上打方婷的手机,可是只听到回答:「对不起,对方的手机暂时无法接通,请

稍后再拨。」怎么了方文杰更是担心……

此时的方婷正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随着那个男人在她身上的摸索而娇喘连

连。

「宝贝,手机关了吗別扫了我们的性緻哦!」

「我在手机开机的状态下把电池板拔了,这样永远是无法接通的。哦……轻

点啊……」

那个男人仔细看着怀中的方婷,她皮肤白皙、长髮垂肩,瓜子脸、柳叶眉、

丹凤眼;一米七出头,穿着一件黑色亮丝的紧身无袖衫和一条黑色的低腰紧身长

裤,这副身材则是从沒见过的性感!细长的脖颈、宽肩、细腰,还有挺翘圆润的

臀部和一双缐条优美的长腿,真个是魔鬼身材啊!穿得简简单单、清清爽爽,但

极具诱惑。

他双手拉起方婷的紧身上衣,露出里面白色的缕花胸罩,这副胸罩非常薄,

再加上是缕花的,从外面可以看到乳房的大概样子。一看不由得他血脉贲张,心

跳加速了起来,捺不住伸出手去,打开了方婷的乳罩后面的搭扣……

蓦地,方婷的两只坚挺、浑圆、雪白的乳房跳弹了出来,两只乳房地顶端就

是两粒红如樱桃的乳头,看得那个男人爱不释手的轻轻揉搓了起来。但是他似乎

仍嫌不够,就俯下头去用嘴含住了樱桃接着,他又缓缓的吸吮着乳头,再把舌尖

舔弄着方婷的乳晕四週轻巧地打转着。

方婷被他吸吮得一张樱桃小口,忍不住娇哼出声:「哼……唔……唔……」

两只媚眼已瞇成一条缐。

那个男人试探着把几个手指从方婷阴部抽回时深深地滑入了她的臀沟深处,

那臀沟很深,屁股非常肉感,尽管隔着内裤和紧身裤,还是很熟练地找到了肛门

部位,用手指不轻不重地在这个要害撩了几下,方婷的屁股微微颤动了一下。

接着男人继续往她另一个真正的要害——阴部,继续抚摸。这时的抚摸已经

不像刚才了,如果说刚才的抚摸带有征服的意味,那么现在的抚摸则完全是在精

心地挑起她的情慾了。

方婷喘道:「喔……唔……我……人家会痒……死了……你別再逗我了……

快……」

男人故意问道:「宝贝,你哪里痒」

方婷红着脸道:「里面嘛……」

方婷穿的是低腰的长裤,那个男人的右手从方婷的阴部摸到了小腹部,摸到

了皮带,解开皮带的带扣后,迅速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手回到了方婷的腰际,扯

住那几乎挂在胯骨的裤腰往下拉了下来,裤子很紧、很有弹性,像蛇皮一样被褪

到了膝盖处。

那个男人早就用手感知出方婷穿了一条低腰的丁字内裤,果然那小巧的内裤

在屁股的地方只是一根细细的带子而已,它已经紧紧地勒进了她的臀沟里。透明

白纱蕾丝的丁字裤无法掩饰那浓密的阴毛,完全透出黑色倒三角,丁字裤底全部

陷入股沟之内,露出几乎一半的阴毛在外面,透过透明的丁字裤厚厚的阴唇粉嫩

红润。

此时,方文杰已经第四次拨打方婷的手机了,「对不起,对方的手机暂时无

法接通,请稍后再拨……」方文杰焦急地放下了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点

三十分了。

「婷婷,你在哪里啊」方文杰看着床头上的结婚照片,照片上的方婷含情

脉脉地看着他……

那个男人正隔着透明的白色蕾丝丁字裤,用右食指与中指爱抚着她的阴阜,

湿热的气息隔着紧贴的白色蕾丝薄丝传至指间,「嗯……嗯……」方婷扭动微抖

的躯体,臀部微摆着。

接着那个男人双膝前踞后弓,吮吻着她的脐眼、浑圆富弹性的小腹,方婷忍

不住双手扶着他的头往下压,隔着那丝薄的白色蕾丝丁字裤,阴道里分泌出来的

液体已经慢慢渗了出来。

男人先把方婷脱到膝盖处的长裤全部拉下,然后抬高了方婷的左腿,紧贴的

白色丁字裤下现出了一道荫湿的弯弧。

他一口含吮了上去,「啊……嗯……啊……」伴随压抑的叫声中,男人的头

被方婷压得更紧,她身躯的抖动也越厉害。

男人用手拨开了这块小小的布料,手掌伸进轻抚方婷凸起的阴阜上浓密的阴

毛,右食指与中指在阴唇上拨弄着……再移上去撩揉搓阴蒂,方婷颤抖呻吟着:

「啊……別弄了,我受不了了……啊……」

那个男人把方婷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她一双柔美的长腿,方婷的阴毛

很多,且乌黑发亮,从鼓鼓的阴丘处一直向下延伸到阴唇的下方,就连粉红色的

屁眼週围也有不少的阴毛,乌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的衬托下更加显眼。

男人用手指轻柔地分开方婷的两片大阴唇,露出了粉红色的嫩肉,嫩肉下方

的小肉洞已张开了小嘴,从小嘴中不时地流出少许的淫液,向下流到了屁眼上,

使方婷的小屁眼儿在灯光的照耀下也闪闪发亮。

男人想都沒想就把嘴唇贴到方婷的阴唇上吻了起来,方婷的身体一抖,嘴里

含煳不清地说:「別……啊……啊……」嘴里呻吟着,手却按着男人的头压向了

自己的胯间。

男人的舌头在方婷的阴部不停地舔来舔去,方婷在男人的舔弄下嘴里只能发

出「啊……啊……」的声音,但还保持着女人的羞涩,为了不使自己叫出的声音

太大,把手捂在了自己的嘴上。

男人双手托住方婷的腿弯,让方婷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先用舌头分开方

婷那捲曲的阴毛,顶开那厚厚的阴唇,顿时一股少妇的体香和阴部特有的酸酸气

味冲进了男人的鼻腔。

男人的舌头轻轻舔着方婷那粉嫩的阴蒂,并不时用牙齿轻咬着,方婷在强烈

的刺激下小屁股轻轻抖动,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啊……啊……啊……不

要了……受不了了……」

方婷的阴道口有如玫瑰花瓣,有复杂的壁纹,此时已经沾满了蜜汁;两片阴

唇已充血胀大,上面的血管清晰可见,两片阴唇微微地张合着,像在喘息;稍上

方,很清楚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

男人看到那种景色,感到目眩,他的脸像是被吸过去似的压在上面,把舌头

慢慢探进方婷的阴道中,急促地抖动、进出……

粗糙的舌苔刺激着方婷嫩嫩的阴道,方婷的喘吸声越来越大,勐然,两条玉

腿紧紧夹住了男人的头,一股热热的黏液喷入了男人的口中。

男人把方婷喷出来黏液全部吞了下去,并把阴道週边黏上的黏液也都舔得一

干二净,就连流到方婷小屁眼上的黏液也被舔得干干净净。

方文杰拨通了方婷的好朋友何灵的电话:「何灵吗我是文杰啊!」

电话那边的何灵睡意朦胧的说:「文杰啊!那么晚有什么事吗」

「今天你见过婷婷吗」

「沒有啊!怎么了你们是不是有吵架了」

「沒有啊!现在我不知道她在哪里。打她的电话总是暂时无法接通,我急死

了!」

「可能她在的地方手机沒信号吧!別着急,她不会有事的。」

「哦!那不打搅你了,不好意思。再见!」

「有事再找我,再见!」

方文杰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过去每次方婷晚回家,

都会打电话给他的,今天突然沒有消息,方文杰怎么能不着急呢!方文杰是个老

实人,怎么会想到现在令他牵肠挂肚的老婆,正和另一个男人在做一件只有他可

以和方婷做的事。

方婷这时看到那个男人脱下了裤子,露出了那根粗大的阴茎,上面还佈满粗

粗的青筋,好像蚯蚓一样,还有那紫色的龟头。

「宝贝,转过身来背着我。」那个男人请求她。

方婷倚站在墙壁边弯下了腰,浑圆的屁股翘对着那个男人,男人按着她的屁

股抓紧了腰,分开她的大腿,一手抓着挺直的肉棒碰触阴部肉缝,只是在方婷的

洞口轻轻的摩擦。这个要插不插的动作使得方婷浑身神经紧绷,等候被幹的感觉

就好像给医生打针一样,方婷不禁全身紧张得抽紧用力,淫水也溢满了洞口。

男人看到方婷的私处汁液再次淋漓,感到一阵阵兴奋,双手紧紧握住她的细

腰,肉棒对准了肉洞,向前一挤,插进了紧密的阴道,屁股再用力一顶,整根阴

茎沒入了她的肉穴中。

「嗯哼~~」方婷的肉洞包紧了热热的阴茎,但她好像在努力克制着不发出

一声浪叫来,只发出短短的哼哼声。男人则急着想要抽动,让她发狂来显示自己

的强悍。

一次又一次的肉膜互相摩擦,方婷仰着头喉咙哽噎着,胸脯的振动和腰臀的

摆动,「噗吱~~噗吱~~」地挺着屁股配合男人的动作。男人很用心地扭着屁

股、加强运动,转着那一根想要更深入地被肉膜拉到洞内的阴茎。

方婷阴道受到背后体位直接的冲击,摇晃丰满的屁股夹着男人那根「噗吱、

噗吱」地进出的肉棒,乳房被男人用手包握着,她害羞地摇着头,这是多么淫靡

的景色啊!

男人腰力的摇摆加强了,那根硬挺的阴茎用力地幹着。

「啊……」

「舒服吗」

「嗯……」

「那以后还让我这样子对你吗」

「啊……你的……好……大喔……好……舒服……」

「我也好舒服,你下面又紧又热,还会自己动呢!噢……你真是一个天生的

尤物,今天终于操到你了……」

「是啊……再用力点!啊……我喜欢操……啊……」

男人趴在方婷柔软的背上加强抽插的速度,他的阴囊打在方婷的屁股上「啪

啪」直响。面对男人的贴身动作,透红的脸颊加上下半身夹紧的抖动,方婷彻底

放开了,生理上的快感压倒了一切,放声浪叫、浑身颤动,盡情享受起被幹的快

感来。

反正也沒事可做,方文杰想着,走进卫生间,只见洗衣机里里方婷昨天换下

的衣服都沒洗,洗衣服也能打发时间,等婷婷回来,于是打开水龙头,听着「哗

哗」的流水声。

「噗哧~~噗哧~~」方婷下身水很多,肉洞又很紧,男人的每一次抽插都

发出淫水「滋滋」溅出的声音。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方婷的呻吟声、水声,还有

方婷的臀肉与男人大腿的碰撞声。

「呜……啊……」方婷是真的受不了了,男人实在是太厉害了。此时方婷的

脑海里已经沒有了时间的概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达到了多少次

高潮、流出了多少水来。

「小荡妇,叫哥哥!」

「呜……哥……哥……」

「叫好老公!」

「不……呜……不……要……啊……我……要……死……了……」

男人更加大力地动起来,每一下都插入方婷的花心里:「快叫,你这个小荡

妇,竟敢不听话,我插死你!」

「呜……饶了……我……我……叫……啊……呜……好……老……公……」

「哈哈哈哈!这才乖。再多叫几声给我听!」

「好……好……老……公……好……公……饶……啊……」方婷此时已经爽

得连话也说不清楚了。

「你这个小贱人,小浪蹄子,平时竟然假装正紧,哈哈,现在怎么不装了

怎么这么淫荡」

男人只感觉到方婷的阴道一阵阵地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像有一只小嘴

要把龟头含住一样,方婷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因身体被撞击而像波浪一样在胸前涌

动。

终于在方婷肉穴发出一阵阵收缩时,男人把一股股磙烫的精液射进了方婷的

身体里。方婷仰起头,半张着嘴,身体不由得弯成了一个美丽的弧,阴道深处也

回报似的喷出了一阵阵的热流。

当男人从方婷的身体里抽了已慢慢变小的阴茎时,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方婷

微微肿起的阴唇间向外流出……

方文杰把洗好的衣服挂了起来,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该和婷婷有个

孩子了虽然婷婷很体贴细心,但有个孩子,这样家的感觉一定比现在更好。

这时电话响了,方文杰拿起了电话。

「老公啊!」

「婷婷!你上哪了现在都快十二点了,急死我了!」

「我碰到老同学了,所以到酒吧里聊了会,那里手机沒信号,对不起哦!」

「別说了,你在哪我来接你。」

「嗯……好的,你到地铁站等我吧!我离那里很近。」

「好,我尽快到!別走开!」

「哦,拜拜!」

方婷挂掉电话后,那个男人搂住已穿好了衣服的方婷,手还不住地摸索,说

道:「真捨不得你走啊!希望能和你多做几次。」

方婷扭动着身躯,说:「別鬧了,我要回家了,你答应过的事要算数哦!」

「当然,明天你就会得到通知的。」

方婷走到门口,穿上自己那双三寸左右的黑色高跟鞋,说:「那明天见,我

的李经理。」

方文杰接到方婷回家后,方文杰一把抱住方婷说:「你以后一定要打电话给

我啊!找不到你我都快急疯了。」

看着面带哭腔的方文杰,方婷内心很酸痛,愧疚地说:「嗯!以后你打我手

机一定会打通的!」

「要吃点什么吗」

「不了,我好累,洗个澡就睡觉了。」

「好,我帮你放水。」方文杰说着就跑进了洗手间。

「文杰,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方婷摸了摸有点酸痛的下身,眼里流下了

一滴眼泪。

第二天早上来到每天上班的地方——锦都宾馆。

今天是个特別的日子,方婷进门后不禁思绪万千。在这里已经工作两年了,

从最底层的服务员苦苦捱了那么长时间,到现在只是个小小的领班,要不是新来

的那个昨天和自己缠绵的总经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真的会崩溃。虽然付出了

代价,但今天就可以看到收穫了。

方婷刚到员工休息室,她的好朋友何灵就迎上来了:「昨天晚上怎么了你

到哪里去了」

方婷笑着说:「和老同学聚了聚。」

「哦,以后呢,早点打个电话回家,免得你那个文杰打电话来骚扰我。你知

道吗文杰好紧张你啊!」

「知道了啦!」方婷露出职业般的笑容,心里不知怎么的痛了一下。

「方婷!」主管刘娜走了进来:「人事部王经理叫你去他的办公室。」

「哦!」

「什么事啊」何灵问道。

「去了不就知道了吗傻瓜!」方婷笑着走出了门口。

方婷知道自己的命运从此改变了,但她不知道从此将堕落深陷于情慾之中。

王毅坐在办公室里,拿着秘书刚给他的方婷的资料,看了好一会。早上新上

任不久的李文豪总经理打电话给他,要他调服务部的方婷到公关部做副主任。方

婷印象中有这么一个人,但是整个宾馆人那么多,对方婷沒什么印象。

「职校毕业,沒有任何这方面的工作经验,凭什么让这个23岁女人做」

王毅自言自语地说着。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打乱了王毅的思绪,「请进。」他说。

门一开,方婷走了进来:「你好,王经理。」

王毅抬起头,看到方婷,不由眼前一亮,好一个漂亮的尤物!只见方婷长髮

披肩,姣好的面容,柳叶眉、丹凤眼,小巧红润的嘴唇,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修长

匀称。

她上身穿一件白色的半透明衬衫,隐隐映出一对被一个粉红色乳罩罩住的丰

满玉乳;一条淡蓝色的窄丝裙紧紧包裹住微翘的臀部,短裙下是一双修长而又白

皙的玉腿,那玉腿光滑柔嫩,裹着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丝袜,充满了肌肉的

美感,非常的匀致;一双玉脚套着精緻的淡蓝色高跟繫带凉鞋,美艳极了!

王毅这时竟然萌生了个想法,眼前这个美女的紧身裙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

想着想着,下体的阴茎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www.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8.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